云荣资本管理合伙人汤浩:工业大麻牌照的价值终将回归理性

HEMPOOL 2019-04-17 19:11:23

目前拥有加工牌照的企业将拥有行业内的时间先机,有充分合理的逻辑获得资本市场溢价。但随着市场对行业认知的深化,牌照价值将回归理性。


4月16日,由汇众医疗、工业大麻投资平台HEMPOOL联合主办的”2019国际工业大麻CBD产业投资论坛“在北京悠唐皇冠假日酒店隆重举行,200余位知名资本大咖、海内外大麻产业相关公司、以及国内多家上市公司共聚一堂,工业大麻投资平台HEMPOOL重磅发布。

 

云荣资本管理合伙人汤浩受邀参与本次论坛,并发表《云南CBD投资标的考察&价值评估》主题演讲。汤浩表示:目前拥有加工牌照的企业将拥有行业内的时间先机,有充分合理的逻辑获得资本市场溢价。但随着市场对行业认知的深化,牌照价值将回归理性。

 

云荣资本管理合伙人汤浩

 

目前,中国仅黑龙江和云南能够进行大麻种植云南是世界大麻的原产地之一,也是工业大麻种植的最适宜区域,拥有国内唯一具备产业化开发的品种资源和原料资源。近年来,在云南省的昆明、玉溪、红河、文山、楚雄、丽江、保山、曲靖、西双版纳等十多个州、市的县乡均开展规模种植。

 

国内上市公司中大麻概念股不超过20家,据汇众研究院统计,国内至少有190家企业在经营范围中包含“工业大麻”。一条完整的大麻产业链可以分为育种→种植→加工提取→研发生产→分销→零售,超过一半的公司都在种植和加工领域布局。

 

在农业领域,部分“种植牌照”价值有限,更具价值的是“加工牌照”。据了解,云南只有5家企业有加工牌照,其他涉麻公司挤破脑袋都想拿到认证。在汤浩看来,“目前国内正处于牌照获得阶段,接下来还会经历成本下降阶段以及产业整合阶段。市场虽然火热,但总体看,商业环境对工业大麻仍保有疑虑,大麻产业还需大浪淘沙。

 

汤浩先生:关于媒体不实报道的严正声明

 

有媒体在报道2019北京-国际CBD产业投资论坛时说:“工业大麻即将产能过剩云云”,和嘉宾汤浩的演讲原意不符,多位同行和媒体前来问询。汇众医疗就此采访汤浩先生,以正视听。

 

相关报道截图

 

汇众医疗:汤先生,您关于产能的描述是指什么?

 

汤浩:我要表述的原意,不是现在产能过剩,而是行业内现在一片浮躁。许多出于炒牌照动机或者说炒作股价动机的人,纷纷去和各地方政府签订各种形式战略合作或者招商引资协议,声称要大投工业大麻CBD产能。


现在市面上看到的各种宣传中,宣称正在排队要投资申请牌照的CBD加工厂产能,合计已经超过了80吨,这已经远远超过了实际需求。我要批评的其实是这种虚火上升纯炒作的行为与现象。


但是实际上,我并不觉得这些投资会实际落地,产能也不可能迅速上升,两三年内也不会出现产能过剩的现象。

 

汇众医疗:您演讲稿里有句“麻贱伤农”怎么理解呢?麻为什么会贱?

 

汤浩:那句话的原意:种植牌照的纯牌照价值是不高的,因为种植牌照本质是和市场供求相关联。现在已经批下来的种植牌照,超过了五十家,整个与牌照相关联的种植面积超过了40万亩,所以这里存在两个问题:


第一、下游有没有那么大的订单量去支撑花叶种植?

 

第二、再无限制的把种植牌照批下去,整个云南可种植面积400万亩,再扩张下去,工业大麻的花叶收购价就会下降,麻贱伤农,最终会反过来导致农民放弃种麻。

 

汤浩先生先生以上回答对误传误报有释疑,同时提出了眼前工业大麻管理、牌照发放的大问题:牌照会不会太多?还是让种植市场自由发展呢?

 

《云南CBD投资标的考察&价值评估》目录

 

以下为汤浩演讲实录及PPT,汇众医疗整理:

 

大家好!我今天的题目是《云南工业大麻行业印象与资本市场的估值探讨》。大家比较关注一级市场多少钱,二级市场多少钱,因为大家都在炒工业大麻,我们也很感兴趣,我们到云南考察大麻标的,考察的当地整个的产业链,跟大家分享一下。

 

大家可能从来没有看过工业大麻怎么种,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在曲靖,也是目前整个云南省比较适合于种植工业大麻云植株的地方。左边是一个很大的种植工厂,是云南省当地我们认为是比较好的,未来很可能成为种植行业头部企业的种植基地,他们今年的土地大概接近1万亩。左手这张图是温室,温室里种的是云麻7号今年的优化育种,种业公司做的育种的示范。每年通过温室的种植和室外的种植,最终给云麻7号的优化提供数据,所以才会有今天云麻8号,云麻9号,逐步逐步的优化数据都是通过种植基地一点点的数据积累而产生的。

 

 

这是云麻7号的种子,这是云南工业大麻股份公司提供的。这是云麻7号的幼苗。

 

 

大家听听挣多少钱。整个云南省全境,平均亩产100公斤到200公斤,最高有到300公斤的,但普遍水平是100公斤到200公斤的干花叶,每公斤的收购价是10元左右,第一财经之前有过一个报道,慕亚给农民的是9元/公斤,最高卖到了11元/公斤。农民种下这些东西,种植工厂去找农民收购的价格是10元/公斤,每公斤干花叶售价16元到18元,每公斤利润3元左右。现在人家说种植牌照一千万到两千万,我们很熟的一家公司,收了20多张种植牌照,也不知道怎么来的,号称20万亩地。其实我们算这个牌照本身的价值,还是要算到公司的利润上去,其实利润是可以倒推过去的,多少亩地下多少种子出多少利润。往年4月10日左右,云南的工业大麻就要播种,但今年天比较冷,雨季气候比较干,到现在为止,今年还没有一个上市公司下一棵苗,云南播种可能会推到4月下旬到5月上旬。

 

 

 

我认为做工业大麻种植领域有四大难关。

 

 

第一,种业难关。工业大麻,全国就三个省份,吉林还没完全开放,黑龙江备案制,然后是云南。真的种成CBD大麻的就是云南,黑龙江只有龙麻5号,是否能够产业化推广,还不知道。但云麻7号和云麻8号已经有了。中国的种子,云麻7号和云麻8号是最好的,但CBD的含量是很低的,我们的种子要突破非常难,而且种子还不能从美国来,美国也不给你,中国也不会让美国的种子到中国来,所以中国的种植,种子是第一大问题,种子的CBD含量低。现在讲工业大麻,千万不要以为那么多家的工业大麻公司涨了很多倍,市值上千亿,就觉得工业大麻行业已经很往前走了,其实不是。云南是有两家公司能卖种子的,但因为有了垄断权,某些有商业利益的机构就能把种子从60块涨到300块,利润才3块钱,怎么做?种业这关不做,牌照没有价值。

 

第二,我有做矿的经历,金矿到现在为止还把我套住,我说上市公司不能做种植,做资本的人是不能做种植的,看过了就知道,一万亩地牵扯多少个农户,去组织这些农户是非常大的难题,要接地气,要有本地的资源,农户的组织难度也决定了种植难度。

    

第三,下游的需求变数。今年全年云南号称的种植牌照一共54张,可能这两天又涨了。申报的面积超过了60万亩,整个云南的产量是多少呢?2018年全年的产量3吨多,今年目前有牌照的公司5家,也就是10吨,如果下游跟不上,种是卖不掉的。

    

第四,如果像目前这样,公安局批了就发,全云南可以用于种植工业大麻的土地是多少?400万亩,什么概念?就不种了。所以种植的难度是很大的。

    

讲一下加工。加工是现在炒的最火的东西,目前有五块牌照。现在做好加工行业,其实是有一定门槛的。

 

第一,技术水平门槛。这个东西挺简单的,就是植物提取,萃取、分离、纯化。但要把CBD怎么在最高效的情况下萃取出来,还能保持CBD的纯度,因为我们的含量太低了,怎么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能不能有效分离出来?其实是有一定门槛的。现在看到的技术,无非是醇提、超临界、分子交流,技术的优劣,对工业大麻加工领域哪个好哪个坏,还有待于证实。

 

第二,资金实力门槛。今天资本一进来后,如果未来没有资本加持,这种加工厂一定会被淘汰。大家都是玩大钱的,现在CBD的加工厂是一个很原始的初加工,如果只生产CBD原液,最高峰的时候两万多美元/公斤,现在跌到5500美元/公斤,随着加工牌照大量的提升,未来CBD的价格会大幅下降。在下降的过程当中,未来怎么提升加工厂的利用率,待会儿再讲。没有大钱,就沦为一个初加工厂。

 

第三,政策配套门槛。目前大麻种植只有管制,只有审批,没有协同。比如我们做很多CBD产品,出口到国外,政策配套处于很低级的程度,未来都会有很大的障碍。第四,产业协同的门槛。什么叫产业协同?未来CBD原液的加工厂,肯定不能只做CBD原液,否则最后中国人就把中国人干掉了,现在都是你做2吨我做10吨,我们看到了云南签约的战略合作协议,已经超过了80多吨,今年预测全球也就是50吨的需求量,这个产业协同什么意思?是要有国际化的视野,要有产业化的视野,如果没有一定的资金实力和资源能力是做不起来的。

 

 

加工厂未来一定是走三大的竞争阶段:目前是牌照获得阶段。大家都在比有没有牌,我拿了牌就贵。到明年一定讲产品成本,李总说乌拉圭已经达到了500美元/公斤的CBD的成本,中国的成本是1500美元左右,如果明年有10家或者20家加工厂,谁的成本低才能走出来。最后是产业格局阶段,谁能把CBD的产业做好协同,才能最后在整个行业中跑出来。这是我对产业发展的一个预测。

 

前面讲到对工业大麻的判断,讲几个核心观点:第一,我们认为,我们一直讨论中国工业大麻有没有存在的必要,有没有跑出来的可能?是有的。中国土地面积广阔,产业化配套能力、低人权优势将决定中国继续占据全球植提生产中心的传统地位。第二,在种植层面,云南工业大麻种植时间悠久,我们认为未来的种植成本是有下降空间的,一旦下降,至少在云南,还是有优势的。第三,在提取层面,高精尖技术,超临界跟别人没法比,短期的新建提取产能不可能马上跟上中国的。

 

牌照,最近大家争论比较多。第一,国际化的开放。世界卫生组织是我们最大的想象空间,《1961公约》会修改,本来今年3月份要进行表决的,但不能立刻达成共同的认知,所以推到明年。这个公约是什么呢?它认为CBD就不应该列入国际管制的公约,中国现在不允许CBD添加到食品或药品里,就是因为我们把它作为管制存在,如果这个管制放开,中国是缔约国,就会放开。中国有14亿人口,中国种的东西一定会优先提供给中国应用,所以这种牌照的想象空间是非常之大的。

 

云南的牌照,第一,国内高度管制下的持续有限度开放,牌照审批的节奏将大概率不会停止,会保持继续开放,但速度可能会放缓。第二,牌照审批,特别是加工牌照的审批与行业管理的管制程度将会升级。第三,现有加工牌照的企业将占据12个月到18个月的行业先机。今年申请到牌照,才有资格产油,才有资格到国际市场上谈合作。第四,云南省在全国的工业大麻领域将占据至少36个月的先机。如果大家在国内搞工业大麻,我认为在未来两到三年的时间内,做CBD的话,还是应该聚焦云南。

 

种植牌照的纯牌照价值会趋向回归,但在未来8到10个月的时间内,随着市场对行业认知的深化,种植行业内具有深厚管理经验、丰富种植技术积累的企业将脱颖而出,我们建议,无论是二级市场还是一级市场,要对头部企业进行关注。对加工牌照的判断是,我们认为现有牌照的加工企业,以及今年三季度之前能够获得牌照的加工企业,将拥有行业内的时间先机,这部分企业有充分合理的逻辑获得资本市场溢价。但我们认为,估值的曲线跟投资曲线的成长曲线应该是差不多的,就像我们投矿一样,都是采矿证,为什么3个亿买你,如果炒牌照,一定要避免步入这样的误区。我们看到的是,真正做实事,有资本,能够架构全球资源的企业。

 

工业大麻的牌照和国内资本市场。全A股的涉麻股42家,其中创业板7家,深主板及中小板16家,上交所主板19家。原先我以为小公司会做工业大麻,实际上42家涉麻公司,一家30亿市值的,30亿到50亿的28家,100亿到200亿的有8家,这是出乎意料的。在我看来,工业大麻加工也好、种植也好,利润是不大的,我想可能是只有大企业敢做,小企业没想明白,未来可以重点关注涉麻股市值的变化。

 

 

42家公司涉麻的程度,深度参与的有6家(顺灏股份,诚志股份,德展健康,康恩贝,龙津药业,塞力斯)。诚志股份,老股收购加增资控股收购汉盟。康恩贝在云南的子公司非常好,我们去看过。我讲的深度参与是真的投大钱去做的。这6家用的什么评估方式呢?目前的估值体系无非是收益现值法、市盈率法。因为中国的资本市场是受证监会管的,证监会是硬杠的。所有对赌是指的CBD的原油,没有考虑动态的,比如做了日化产品,现在目前的估值体系是PE法,很简单的算账方式是赚了多少钱乘以市盈率的比例。静态是好赌的,怎么赌?今天5500美元/公斤,如果明年跌了呢,利润是不是下降了,下降的空间怎么补?你说动态,我说做面膜,凭什么你的面膜能卖得掉?这里面的变数是很多的。

 

 

我跟很多有牌照的公司说,如果有好的资源合作,要毫不犹豫的抛出橄榄枝,如果碰到比较好的团队,也要毫不犹豫的跟他合作,因为12个月的先机对于你占领工业大麻产业的先机是非常重要的。现在的情况是有价无市,三个原因:第一、初级阶段,虚多实少。都不知道怎么做,也不愿意做。第二,外界疑虑,闻麻色变。何教授讲一谈大麻,大家说不要谈大麻,要讲汉麻。虽然市场很火,但总的来说,商业环境对工业大麻是一个疑虑的环境。第三,大浪淘沙,真金乃现。

 

今天很感谢汇众给我们一个机会跟大家交流,也是普及大麻行业知识的一个机会。最后我用两张图结束,这是一张幼苗,五个月后看到的是最高能长到5.3米的大麻植株。很荣幸跟大家分享这些东西,也希望大家能得到一点收获。9月份的时候,我们再去云南看到这些,待到山花烂漫时,我们共饮庆功酒。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