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晶微生物CEO李腾:生物合成CBD将弯道超车

HEMPOOL 2019-04-17 19:33:49

植物提取最大的问是把不同的大麻素提出来,生物合成为国内企业进入CBD产业提供了另外一条路径,且利用生物技术合成CBD在未来有望弯道超车。


4月16日,由汇众医疗、工业大麻投资平台HEMPOOL联合主办的”2019国际工业大麻CBD产业投资论坛“在北京悠唐皇冠假日酒店隆重举行,200余位知名资本大咖、海内外大麻产业相关公司、以及国内多家上市公司共聚一堂,工业大麻投资平台HEMPOOL重磅发布。

 

蓝晶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CEO李腾受邀参与本次论坛,并发表《CBD生物合成的国际现状》主题演讲。李腾表示:随着CBD发酵技术的完善,未来生产CBD可以完全绕过大麻育种、种植的环节,避开严格的政策监管,国内企业有望在生物合成CBD方面弯道超车。

 

 

蓝晶微生物科技有限公司CEO李腾

 

大麻的药用特性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得到了广泛种植和应用。大麻的标志性成分——大麻素,以及其类似物已被广泛研究用于其潜在的医学应用。在一些国家,某些含CBD配方已经被批准作为处方药来治疗一系列人类疾病。但是,其研究和药用一直备受法律程序的阻碍。

 

目前CBD的获取方式分为育种种植、化学合成和生物合成。但CBD的结构复杂,限制了大量的化学合成。反而采用生物合成的方式可以有效的降低成本,减少高环境足迹。李腾表示,“未来获取CBD的成本将越来越低。目前国内在育种技术方面较为落后,随着CBD发酵技术不断完善,可以完全绕过大麻育种、种植的环节,避开严格的政策监管。”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国际CBD价格不断走低,价格已经从2018年初的2万美元/公斤,下滑到4000美元/公斤,而且还在不断下降。李腾认为,“植物提取最大的问题不是把它提出来,而是把不同的大麻素提出来。生物合成为国内企业进入CBD产业提供了另外一条路径。目前国内生物合成CBD将目标定在了1000美元/公斤,利用生物技术合成CBD在未来有望弯道超车。同时我们也注意到,对于通过基因工程生物合成的CBD是否合法目前还不明晰,监管机构可能暂时不会解决这一问题。

 

汇众医疗和HEMPOOL将深耕产业价值投资,共享产业投资趋势,聚合产业上下游资源,推进项目深度合作,为业内人士提供更多的资源服务。首先为产业和投资人士,以及行业研究者、关注者和媒体弥补了全产业链的国内外信息,全量并且与国际实时同步。同时汇众医疗还深入产业研究,不断推出产业及细分赛道的研报,持续为行业组织交流会议和论坛,为每次活动邀请对的嘉宾和合适的演讲&沙龙主题。

 

以下为李腾演讲实录,汇众医疗整理:

 

大家下午好!

 

我讲一下CBD的生物合成,什么叫合成?植物去合成CBD的时候是一堆基因,同样的基因可以拿出来放到一个微生物细胞工厂里去做,相当于规避到种植,用微生物发酵的方法去做,通常情况下用酵母,也有时候会用一些细菌,这叫生物合成。

 

生物合成在做的事是两步:第一,找到植物里合成它相关的基因。第二,把基因放到一个微生物里去,让这个微生物来做同样的事。所有的生物,不管植物还是动物,通用底层是代码,就是DNA上面的基因,这些基因是可以拿出来的,在其他的生物里也是有同样功能的,所以可以试图在微生物里重构一个植物里合成某种东西,有点像一个连续反应的化工厂,只不过是微生物的化工厂。

 

 

 

生物合成不新,更通用的词叫生物发酵。传统的生物发酵跟人的文明史差不多一样长,比如面包、酒、酸奶、醋、酱油,大概20世纪40年代开始,人们有意识利用微生物的发酵能力去做一些特种产品,这些产品可能是小分子,也可能是大分子。下面列的这一排是比较有代表性的。比如胰岛素,20世纪80年代初开使用生物的方式做,在那之前只能从猪的胰腺里提取,非常贵,现在价格还可以接受,就是因为它是微生物做的。就是把人的胰岛素基因找着,放到微生物里,让微生物做同样的事情,用的是大肠杆菌,大部分大肠杆菌是没有害的。青霉素也是,大部分抗生素都是用生物发酵的方式做的。

 

合成生物学,大概是在2000年开始,发酵一直有,工业发酵从40年代开始就有,到了新世纪以来,人们开始大规模改造微生物的基因,叫合成生物学,2000年开始出现的一个学科,比较有代表性的工作就是青蒿素,青蒿素和CBD特别像,青蒿素是从黄瓜蒿里提取的,那时候产量不够。到2004年的时候,比尔盖茨基金会找到了一个合成生物学领域非常出名的教授,叫Jay keasling教授,比尔盖茨基金会说给你几千万美元,想办法用发酵的方式来做青蒿素,这样就不需要大面积种植了,没想到这个事做了10年,4000万美元,到2013年才做完。2013年之后,就可以用发酵的方法做了,100立方米的发酵罐占地面积就几百平方米,可以替代5万亩传统的农业种植。

 

 

然后看看CBD,如果深入到植物的基因组里,CBD主要是花、叶合成的,这是一系列的代谢网络,每一个字母代表着一个中间产物,最中间的就是葡萄糖,比如淀粉分解了之后就是葡萄糖。植物是光合作用,进入到这样的代谢通路,到了CBGA。我们想办法用这个在微生物里重构。

 

 

用生物合成有一个优势在于,大家知道大麻素是很多种化合物,在植物里是一起合成的,如果想要CBD就把它提取出来,如果想要衡量的CBN、CBG,还是要把其他的东西舍掉,生物合成的好处是,如果要CBC就往CBC的方向引,如果想要CBD就往CBD上引,理论上来讲,微生物可以合成纯的各种各样的大麻素,这给我们开发所有大麻素潜在的药用价值提供了一个可行的路径。CBGA变成THCA和CBDA是同一个东西的不同的路径,它的前提量是一定的,要增加它们的量,我们在做工业大麻育种的时候,想办法让这个代谢通路尽量往上面去,而不是第二条。但可能会不太稳定,有点像一个高速公路两个出口,高速公路上堵了很多车,大家是两个出口都想出,而不是出其中的一个。生物合成,理论上可以单独合成一个,它没有CBGA到THC的路。

 

我们去看大麻素的医疗的应用时,会看到衡量的大麻素有特别多的应用的价值,CBD的应用,FDA去年刚刚批了两个药,THC和CBD都有,若干个不同的药在走临床实验和审批。这些衡量的大麻素有更多的药用价值,这是有新的机会在的。我们怎么获得CBD?无非是三种方式:第一、种植。第二、生物合成。第三、化学合成。CBD的分子结构有几个首性中心,化学合成很难合成单一首性的东西,所以化学合成是非常难办的事,现在不太谈化学合成。而生物合成和植物提取,都是我们要的,它是酶催化,酶对首性是特别敏感的,所以首性都是一样的。生物合成,我觉得两点优势:一是监管成本比较低。我们想要CBD就可以完全没有THC,而且可以把CBD含量做的非常高。或者说行业内的人做这件事,也不用担心给社会带来更多负面的效应,可以专注做有价值的东西。二是生产成本低,植物提取的成本也再往下降,如果育种能做的更好,完全可以把它的成本下降很多。生物合成也是,这两个成本都在往下走,未来可能是并行存在的。从成本的角度讲,目前生物合成还都处于一个比较初级的阶段,宣布了在做生物合成的合成生物学的公司,基本上把目标定在了1000美元/公斤,这是包括合成和提取的,如果是CBD,成本是可以降低的。我们做植物提取最大的问题不是把它提出来,而是把不同的大麻素提出来。

 

 

 

在加拿大,大家会把生物合成叫做另一种种植方法,后面一样,都是提取,前面不一样,一个是种植物,一个是发酵罐养细胞。国内目前还没有一个比较明确的方法。

 

 

有两家公司分别在2018年9月份和2019年2月份宣布了比较大的合作。Ginkgo bioworks和Cronos两家公司达成了一个协议,通过生物合成法合成大麻素,交易包括里程碑的股权奖励,研发经费是1.22亿美元。AMYRIS跟LAVVAN(刚刚成立的公司)签了一个2.55亿美元的交易,通过生物合成法合成CBD及其它大麻素。研发周期12—36个月。

 

 

 

   这是目前宣布的在做生物合成的所有的企业,除了一家是加拿大的企业,其他的全部是美国的企业。Demetrix,第一次人们可以用生物的方法合成大麻素,就是酵母,安琪酵母很火,发表文章的作者就是Jay keasling,Demetrix是他的公司。还有一些生物合成的企业出来,但都是在北美,近期有新闻,德国的企业在做。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