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亚洲各国工业大麻产业发展进程

商鹊网 2019-05-23 18:45:52

战略咨询公司Prohibition Partners称,亚洲医用大麻市场规模2024年将达58亿美元。中国和日本是价值最大的药用大麻市场,占90%的市场份额。


世界领先战略咨询公司Prohibition Partners在其最新报告中发现,亚洲医用大麻市场规模估计到2024年将达到58亿美元。根据分析,如果在亚洲一些主要市场引入立法,这一估计数值到2027年可能翻两番。

 

中国和日本是亚洲两个价值最大的药用大麻市场,到2024年,中国医用大麻市场价值近44亿美元,日本则为8亿美元,共占据市场份额的90%左右。但由于这两个地区的毒品相关法律仍然非常严格,如果考虑到加入娱乐大麻之后的整体产业而言,中国和日本不可能一路领先。泰国,印度,韩国和马来西亚已成为亚洲地区的早期开拓者。

 

  • 如果医用和娱乐用大麻在一些主要市场合法化,预计到2024年亚洲大麻市场价值将达到$85亿。

     

  • 亚洲每年约有8600万人消费大麻,预计亚洲的医用大麻消费增长速度将快于其他更早采用大麻的国家和地区。

     

  • 中国和日本代表亚洲两个最具价值的医用大麻市场。到2024年,中国大麻市场价值近$44亿,日本大麻市场价值$8亿。中国和日本将共同占据了市场约90%的份额。

     

  • 中国已经在大麻方面建立了全球主导地位,中国的大麻供应量占全球供应量的近一半,估计价值$12亿。

     

  • 印度是亚洲大麻消费者最多的国家,估计这一人数达3800万。

 

中国——亚洲最大市场

 

大麻是具有双面性的植物,一方面可以用于做毒品,另一方面又是最古老的农作物。1985年中国签署了“联合国精神药物公约”,将大麻定义为非法物质,列入毒品行列。但作为全球最重要的工业大麻生产国,中国大麻的主要用途为纺织原料,种植主要集中于河南信阳地区、安徽六安地区、山东泰安地区。根据《中国农业统计年鉴》和联合国粮农组织的统计数字显示,中国已是工业大麻种植面积最大的国家,种植面积占全世界一半左右。报告预测,2017年中国工业大麻市场规模达11亿美元,到2020年整体市场规模预计达15亿美元。

 

 

现在云南等地区,低含毒量的大麻品种是可以合法种植的。除了用于纺织外,还可以做各种工程的生物材料,可以做生物质燃料,还可以做各种零部件,如汽车的刹车片等。大麻的麻籽还可用于保健品,是非常好的保健油料和蛋白质。而在药用方面,中医认为大麻可以润肠、通便、治疗心血管疾病。

 

云南作为国内首个通过立法监管大麻种植的省份可以追溯到1991年,从1991年开始,为解决云南本地大麻种植传统与大麻毒性之间的矛盾,云南省农科院研究团队开始筛选低毒含量的本地品种,并在1998年左右研制成功。2001年通过品种评定,正式成为工业大麻的合法品种,在此之后,2010年1月1日,《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加工许可规定》正式施行,为“THC含量低于0.3%“工业大麻的大规模种植提供了法律依据。

 

 

目前我国的大麻研究主要集中在品种培育、栽培技术、纺织、食品、药品、大麻检测技术等方面。因为THC含量高的娱乐用大麻尚未合法化,更多公司将精力集中在CBD的提取、加工和药用。预计未来五年内中国仍然不会将娱乐大麻合法化,因此2024年大麻产业市场规模仅测算工业大麻价值,便将达44亿美元,成为亚洲最大大麻市场。

 

印度——难以肃清的毒瘤

 

事实上,印度是整个亚洲娱乐大麻消费率最高的国家。大麻一直在印度传统药物中占有一席之地,并且已被用于阿育吠陀医学,以治疗从血压到皮肤状况和青光眼的各种病症,并且它在整个神圣的节日中使用。

 

1961年,印度签署了联合国药物管控体系下的国际条约《麻醉品单一公约》(Single Convention on Narcotic Drugs),将种植和使用大麻列入犯罪行为。然而数个世纪过去,大麻却成为印度教宗教仪式和庆祝活动的一部分。

 

1985年,印度通过了具有争议的《麻醉与精神药物法案》,将大麻类药物确定为毒品,但此举并不能完全打击毒品的生产和贩运。在这项禁令发布之前,印度大麻的规范情况与美国一些州的规定类似——由许可证和税收加以规制的集种植、生产与销售于一体的体系。

 

目前,大麻在印度640个地区中的近400多个地方疯狂生长。尽管种植面积如此之广,而且无法准确测量种植面积和大麻脂的产量,关于大麻合法性的讨论在印度仍然是个禁忌。联合国毒品与犯罪问题办公室致力于掌握全世界的毒品数据情况,但对印度来说,即使不是为了向联合国毒品与犯罪问题办公室提供统计数据,印度也从未执行过精确的调查。

 

2018年10月,印度工业大麻协会(IIHA)宣布投资1,100卢比(约1.5亿美元)于大麻种植、培育和研究,发展大麻在医用、护肤品等方向的发展。投资来自于私人投资者Sharma,Chandra PrakashShah和Nimit Kasliwa以及来自印度企业集团。

 

 

《麻醉与精神药物法案》的效力在于将大麻消费者和生产者定性为犯罪,但这个国家对于大麻的使用,无论从药用、精神或是娱乐层面来说,都已有千年的历史。很显然,完全肃清大麻的余毒是不可能的。此外,种植大麻确实给了许多家庭脱离贫困与饥饿的机会,最著名便是在喜马拉雅山脉,据报道,这里每年大约500公斤大麻,需要来自尼泊尔的移民劳工帮助收获和加工大麻。报告预测2024年,印度大麻市场将达5.8亿美元,其中娱乐大麻市场将贡献4.9亿美元的收入。

 

日本——CBD产品的天堂

 

大麻最初是以药用的身份进入日本,早在明治时期,大麻作为药物,主要是用于治疗“哮喘”。

 

而在战争时期,日本发现了大麻作为麻醉方面的功效,被广泛制作成麻醉剂应用于战争前线,因此大麻在这个特殊时期被列为“日军军需品”,因此在当时也有不少农民选择种植生命力顽强并且经济价值高的“大麻草”。不过,二战后,美国主导日本,并参与日本法律修改,法律中明确规定对大麻栽培进行各种限制。但是战争时期的农民已经有一套相当完善的大麻室内栽培技术,并且流传了下来。

 

日本,对大麻的一切行为采取“许可制”,如果你想从事关于大麻的所有行为,都必须你向所在都道府县的知事申请许可,许可后,方可在许可范围内从事相关活动。未经过知事许可,进行大麻栽培或进出口的,处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以大麻产生盈利行为,则判处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大麻草生命力很强,其实在日本许多地方是随着杂草一并长出来的“无主大麻”,但是采集“无主大麻”依然是违法行为,因为触犯了“非法持有”的相关条例。现如今,大麻主要在日本栃木县集中栽培,这里有大麻最大的生产基地,他们在这里合法种植大麻,并进行提炼加工,并进行自由买卖,日本出口的大部分工业大麻都是这里生产的。

 

据日本媒体报道,在所有毒品品种中,大麻的获取途径最为方便,因此也最常见,许多误入歧途的日本人也是从吸食大麻开始的,所以在日本社会,因种植或者持有大麻的犯罪行为屡屡发生。不过,日本是一个较为多元化的资本主义多党派社会,党派之间和财阀之间经常会因为利益和权利关系,对于“大麻是否能合法化”进行激烈的争论。但争论至今,日本法律依然将大麻归为毒品行列,并且命令禁止,甚至被日本社会列为“一级毒品”,日本人对其深恶痛绝。2017年日本警方统计数据有3,008人因参与大麻交易被捕,而2016年仅有472例。

 

 

日本拥有非常丰富、健全的食品和天然保健品市场,日本人非常崇尚植物提取的保健品,此类产品在日本市场非常受欢迎,因此,无论是护肤品、保健品还是药品,日本市场对CBD的需求都非常旺盛,这也吸引了过外大麻公司来日本布局。2024年,日本将成为亚洲第二大医用大麻市场,规模达8亿美元。

 

2018年6月,加拿大生产大麻成分产品的Phivida Holdings在2018年初推出一系列含有CBD的茶饮,新产品由绿茶制成,据称可以用于缓解肠道炎症,并且仅在美国和日本出售。据悉,Phivida计划在东京开设办事处以便快速打开日本市场。

 

2018年9月,全球医用大麻公司Elixinol Global Limited(澳大利亚)带着一系列产品大麻衍生的CBD膳食补充剂,食物和健康产品以及药用大麻产品宣布进入日本市场。2016年该公司加大对日本市场的投入,注资220亿美元为Elixinol(日本)提供营运资金。

 

马来西亚——最严苛的监管

 

马来西亚政府正在考虑是否重新定义与“危险毒品”相关的字眼,并研究是否让大麻等传统毒品合法化,以便让大麻能作为医疗用途。

 

马来西亚关于药品的法律或许是世界上最为严苛的。一根大麻烟卷就能让你在监狱里呆上5年,而若被认定参与贩毒超过200克,则将被判死刑。新加坡也有类似的法律,但在2012年修改时赋予了法官更多的自由裁量权,由法官决定是否判处罪犯终身监禁。

 

据新加坡《星报》报道, Lukman在2015年因为拥有3.1公升的大麻精油、279公克的浓缩大麻以及1.4公斤含有四氢大麻酚(tetrahydrocan nabininol ,简称THC)的物质而被警方逮捕。其辩护律师声称,他只是希望帮助一些疾病患者,他们患有可用THC治疗的疾病。律师表示, Lukman无意在街头销售这些大麻。

 

马来西亚《透视大马》则报道,一些Lukman的客户是慢性疾病患者,他们向Lukman购买大麻以减轻疼痛,因此认为他其实是在帮助病患。这一案件在马国引发广泛讨论和争议,还有网民在网上发起请愿书希望释放他,已有超过6万人签署。

 

马来西亚仍面临着对某些贩毒罪行判处死刑的挑战,拥有最终决定权的卫生部仍对证明大麻的药用价值持怀疑态度,需要与监督健康、环境和贸易的各部长们进行正式讨论。该报告称在不考虑国家全面合法化的条件下,2024年,马来西亚大麻市场将达3830万美元。

 

 

2019年3月,Jeram议员Shaid Rosli提出了瓜拉的雪兰莪选区可以变成农业中心,专门用于培育和研究医疗大麻。2019年4月,澳大利亚医用大麻种植者和制造商THC Global与马来西亚生物技术公司Hele ogenics合作。通过这种伙伴关系,THC主要目标是与马来西亚政府联络并推动医疗大麻合法化、制定政策框架和立法。

 

韩国——重视CBD的医用

 

2018年11月23日,韩国成为东亚“第一个大麻产品合法国家”,该国修订了国家毒品政策,并允许进口和分销大麻油,以帮助及治疗某些疾病,该法案于2019年3月12日生效。南韩的这项举动让许多人跌破眼镜,因为南韩是众所周知的大麻强烈反对国家,曾多次在媒体面前抨击加拿大,该国还曾采取了相关政策,对于在合法国家使用大麻的韩国人,除了需要遣送回国,还得接受审判。

 

因此,对于南韩突然的修订国家毒品政策,许多人是感到非常惊讶的。不过这次的政策修订“并不代表大麻完全合法”,而是只针对其提取物“大麻二酚(CBD)”合法。虽然CBD在南韩获得了合法贩售的权利,但并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在医药相关实体店购买。若要购买医药性大麻产品,必须先获得医师的处方签,在医师诊断患者的疾病确实需要利用CBD治疗后,会开立处方签对患者的症状详加描述,而患者则要拿着诊断处方签到首尔政府资助的罕见疾病药物中心内批准及领取CBD。

 

有了医生诊断及罕见疾病药物中心的严格监管,如此双重防线之下,相信可大幅降低CBD的滥用和违法CBD流入患者手中的情形,且对于患者来说,也是一项福音,毕竟南韩的医生及患者长期以来用在同性质病例的药物更具风险性,包含吗啡、鸦片、甚至是卡可因。

 

总的来说,这次南韩政府修订毒品法案,“成为第一个开放CBD的东亚国家”确实跌破众人眼镜,但与加拿大不同且值得尊重的是“南韩并未开放大麻成为娱乐用药”,而是将焦点放在CBD的医疗效益。

 

 

据说韩国食品和药物安全部宣布跟踪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于2018年6月批准GW Pharmaceutical(英国)的大麻药物Epidiolex(CBD)以及大麻衍生产品药物包括Sativex,Epidiolex,Marinol和Canemes或Cesamet(nabilone)等。

 

韩国的Hempco 是一家提供基于大麻的食品,大麻纤维和大麻营养药品公司。该公司生产以大麻为基础的食品和营养补充剂,目前已开发了多个国际分销渠道,通过亚马逊等平台可在线购买。据悉,2017年全球大麻巨头奥罗拉已与 Hempco Food and Fiber 签署了一份约束性意向书,收购 Hempco 所有已发行和已发行普通股。根据交易,奥罗拉将支付每股1.04加元,以普通股支付,总计约为6340万加元。目前,奥罗拉持有 Hempco 已发行和已发行股份的52%。

 

朝鲜政府似乎对朝鲜人民抽大麻并不反对。虽然经常有服食冰毒的人被处死,但抽大麻却是被允许的。到朝鲜旅游的游客曾见到大量野生大麻,低质量的大麻在市场上可以自由流通。但由于信息不透明,使用大麻在朝鲜究竟有没有合法化仍是一个谜。

 

泰国——世界大麻出口中心

 

据BBC,在泰国,大麻几个世纪来一直被用作一种传统的药物,直到1930年代被禁止。但即使被禁止,许多人也偷偷用大麻治疗疾病。2018年12月25日,泰国国家立法议会通过决议将对该国禁毒法进行修改,使得医用目的下的生产、进口、出口、持有、使用大麻合法化。这一决议收到166票支持、0票反对、13票弃权。这使得泰国成为东南亚第一个医用大麻合法化的国家。

 

据《曼谷邮报》,这一决议允许政府和医疗行业使用大麻和主要用于治疗病患、科学研发、农业、商业和工业目的。而对于娱乐性大麻的使用在泰国依然严格禁止。据悉,许可证将颁发给以医疗、农业研究、教育、禁毒等为目的的政府组织及相关机构,包括泰国红十字会、医学院、国际运输机构等。使用者若是有处方,或是医药行业、牙医行业、泰国其他医疗行业的证明,就可以持有一定数量的大麻用于治疗疾病,且需严格遵守禁毒委员会的相关规定。据《曼谷邮报》,若是持证人在许可证到期前去世,还可以将许可证转给自己的继承人或是特定的接收人。

 

 

2018年以来,泰国一直在推动医用大麻合法化。彭博社称,究其原因,主要是为了经济。泰国在上世纪80年代是全球最大的大麻出口国之一,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允许医用大麻的使用,泰国希望能从这个如今已超100亿美元、2022年将达230亿美元的大麻市场中获利。一方面,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打开大麻市场,许多大麻企业正在寻找更为便宜的大麻生产地。而泰国由于其适宜的气候、便利的航运,成为最佳选择。在泰国大麻合法化后,美国、加拿大这些大麻大国将把泰国作为大麻生产和出口的中心。

 

另一方面,澳大利亚医药农业专家亚当·本杰明(Adam Benjamin)称,作为旅游大国,泰国甚至不必出口,因为将有许多人为了大麻飞向这个国家,一些邻国人民也将飞往泰国寻求大麻相关治疗。

 

 

目前已经有许多外国公司都准备好进入泰国市场,包括GW Pharma ceuticals(英国)和Otsuka Pharma ceutical(日本),已联合申请与大麻有关的专利,泰国政府为阻止跨国企业垄断市场制定了一系列本土企业帮扶政策和专利申请保护等。报告预计2024年泰国大麻市场将达到6613万美元。

 


本文版权为汇众研究院(investank.com)所有,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转载请联系:yintanbb(微信)